昼行流星

梦境有九层,他在第十层。

【逸泽】油漆味儿测评


念念来了2 低头杀脑洞
短/甜


李天泽向来是一只乖顺的猫,又有钢琴作为技能加成,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疏离感。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安安静静的,再加上偏爱独来独往,猫系钢琴王子的称号实至名归。



他坐在椅子上任由staff为自己上妆,表情依旧是清冷的,要说是他自己一个人倒确实没什么好奇怪,但不同的是,每次出场必定引起轩然大波的敖子逸难得没有闹他,而是披了件黑色大衣,左臂紧靠着李天泽的肩膀,低着头往他那儿凑,镜头下,莫名就生出极度的占有欲和暧昧,像是敖子逸在细细地吻李天泽的眼睛,半天都没换过位置。



按李天泽的性子,该是别人近一寸,他就退一尺的。这回却不一样了,小猫动都没动一下,由着身边这只狗子凑近。男孩们的温热气息交融缠绵,李天泽抬眸看着他,因为有了敖子逸的遮挡,镜头无法拍摄他的眼睛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当他看到敖子逸眼睛里闪耀着的纯粹星星时,瞳孔为它的干净而震动。



没心没肺的狗狗抬起头来,笑着评价他脸上的味道。李天泽有些失落,他的心跳因为这短暂的七秒钟而改变了频率,像一块石子被扔进了平静的湖水,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,久久不能平息。他已经很久没期望过能把某个瞬间拉长再拉长了。然后他垂下眼睫,眨了眨,企图掩饰异样。实际上,凭他的演技,做到面不改色实在是太容易了。不过也正是因为心绪纷乱,他刚刚没有咀嚼出敖子逸那句话有什么问题,现在才想起来,敖子逸难不成吃过油漆?于是扬唇笑起来打趣他。



这场戏也是很快就拍完了,等到工作人员们都散去准备给其他队友做妆发和准备的时候,李天泽又自己躲在一边望着宽阔的江面出神。没一会儿,敖子逸轻轻地走过来,把肩上的大衣披到李天泽身上,然后低头,越过李天泽的肩,再向左偏,嘴唇碰上那块做了血痂效果的红。这是与尚是孩童没有性别观念的玩闹一样般的单纯触碰,可敖子逸好像很开心,像偷吃了甜蜜的糖果一般。然后他低低地笑出声来。



“现在吃过了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