昼行流星

梦境有九层,他在第十层。

迫降.

现实,甜向,短。


“星星发亮是为了让每一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。”


乘坐飞行器从一个星系独自旅行到另一个星系,用所谓高岭之花的态度压制内心的不安因子,飞行器坠毁,我迫降在这颗未知行星。


十八楼的孩子们当然是又好相处又有趣的一帮人,原本的局促和孤僻也渐渐被消融,好笑的是,连带着自己标准的普通话也跑了偏。被这个星球接纳的同时我也在接纳着它,但和他之间的隔阂好像是浑然天成的,有个词叫什么?磁场不合。


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就没有不喜欢他的,我与他是人格魅力完全相反的典范,公司上下都为他的古灵精怪折服,说实话,我其实也有点儿小羡慕。


跟他名字的首字母开头一样,他对自由的向往谁都看得见,打破框架束缚是他最拿手的事情。我就不一样了,我喜欢缩在自己的胶囊里,不要和我有太亲密的接触就是万幸。


于是顽劣的小霸王来了。冬日运动会的摔跤任谁都无法忘记,我人生中最激烈的人体接触大抵也就是那一次。青春期男孩的呼吸交缠得沸腾,鼻尖相蹭的柔软触感、紧扣的手指,最后连汗水也融合。但我始终记得他小心翼翼地护住我的肩膀。


蓬软的云朵飘起来,沾染上甜蜜的玫瑰色。灰色小狗歪头盯着漂亮的小猫,真挚的眼神迫使小猫低垂了睫毛掩藏心悸,可嘴角还是勾起了明亮的弧度,毫无疑问地出卖了好心情。


于是五彩斑斓的星星一颗接一接地涌现在天幕中,聚拢排列幻化成奇妙的星云,我把它用他的名字来命名,也终于抛弃了飞行器决定永久定居。


逗猫棒交给你啦,做个好梦,明天见。





-

最近疯狂跑路一折,没救了。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