昼行流星

梦境有九层,他在第十层。

随身物品.


# 七折 短篇
# 现实向 甜


00

春天、爱情和樱花。

01

广州的气候向来宜人,仿佛被老天施过什么魔法一样,隔绝了外来冷空气的侵略,任它秦岭淮河那端如何冰天雪地,这里的花草树木仍旧不改春夏之色。

我和马嘉祺之间的隔阂好像也被这让人幸福的魔法一并消除了。李天泽想。


02

刚结束了广州场的五练,十个崽子又得马不停蹄地返回重庆继续训练。或许是托了这次活动的福,欢乐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今天。幺儿组沉迷游戏本性不改,其他人也有说有笑打来闹去,李天泽照例坐在了靠窗的位置,身边的陈泗旭也难得来了兴致掺合到游戏里,李天泽倒不在意自己一个人,保持着托腮的姿势望着窗外的广州街景。

余光里,墨绿和浅棕色拼接大衣的衣袖吸引了视线,座位凹陷下去的瞬间直接让李天泽的心也沉了下去——马嘉祺怎么过来了?

其实坐在后排的马嘉祺早就观察他很久了,泗旭难得从李天泽身边离开,毫不夸张地说,小马哥当时眼睛都发光了。随后就不动声色地挪到了李天泽身边,行云流水的动作之下掩饰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。

他在害怕,他怕李天泽拒绝他。

“咳……天泽,看什么这么专心啊?”

话一出口马嘉祺就后悔了,这是什么尴尬无比的开场白啊!不应该关心关心人家,问问他有没有因为活动没休息好,或者有没有渴了饿了么?哪个都比这句强啊!但话已出口,也没有收回去的办法了。

李天泽转过头来,大大的眼睛里看不到什么情绪波澜,依旧平淡得跟白开水一样。马嘉祺心一颤,他最怕李天泽用这样冷淡的眼神看着他,就好像他们两个是无关的陌生人一般疏离。但就在马嘉祺以为他要下逐客令的时候,李天泽却开口了。

“广州天气真好,心情也跟着一起变好了。你觉得呢?嘉祺。”


03

多久没有听到他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好好叫自己的名字了呢?马嘉祺心里泛起了不小的涟漪。他张了张口,扶了扶入耳的耳机,没想到李天泽会来这一句,思考了一会儿才笑起来,虎牙兔牙都不客气地出来迎接阳光。

“我心情也很好,但不是因为广州,是因为你。”

短暂的沉默之后是助理传来的到达机场的通知,孩子们纷纷背上自己的包,穿好外套一个接一个地开门下车。迎面而来的自然少不了粉丝们的尖叫和闪光灯的洗礼,急促的快门声充斥耳畔。

马嘉祺起身去后排拿自己的东西,李天泽趁这个空档背上自己的包先走一步,等马嘉祺回过身来只看见李天泽的背影窜下了车,他着急地也跟着跳了下去,却看见小孩儿背对着他整理着背带,没有再挪步子。

李天泽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入马嘉祺没有戴耳机的另一只耳朵,可他却装傻充愣地提了提嘴角露出一个坏笑,取下耳里的耳机明知故问。

“天泽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

“我才不要跟你一起走呢!”

他翻飞的衣角落在马嘉祺眼里,就好像春日里飞舞的蝴蝶,那灵动的背影是真实地只属于他一个人的,于是他眼里的惊艳再也掩不住了,迈开步子追上想要逃跑的李天泽伸出手指勾住,两只手被宽大的衣袖保护着,马嘉祺明媚的笑比今天的阳光还要耀眼。

“可我想跟你走,李老师就带上我这个随身物品吧?”


04

马嘉祺没看见的是,李天泽飞扬的眉眼和最最开怀的笑容。

你看,春天已经来了。



——
灵感来源于今天的机场,纯属脑补,食用愉快☆

评论

热度(72)